冷柴柴

微博同名 ,个人介绍走微博
灯火深,我等风雪夜归人

为啥我更新最新了网络也是好的每张图片都这样啊……又要逼着我去网页端😂

偶尔在lof冒冒泡咯
等哪天微博真的待不下去了就过来这边

没有题目

(没错因为我是起名废,所以没有题目)

Cp:月永leo x 朱樱司

大量私设有,年下有,年龄操作有,单箭头有。

ooc属于我的,人设是晶先生的。

以及我也不知道日本的学校教学模式是什么样的,

所以有些地方可能写的不是特别好,脱离现实。

第一次写leo司QAQ

谢谢不嫌弃看我小学生文笔讲故事。

(还有抱歉,司糖的英文被我吞了qwq)


*

朱樱司从英国回到日本,已经是樱花绽放之时。

他凭着优秀的英文受聘于私立yns学院。

踏出家门的他不断幻想待会的自己会是什么模样。

他早早出门,穿着不失庄重的教师制服,拎着包,小心翼翼和同前辈们打招呼,带上...

意义不明的诗

最近写的

就当是神经病自言自语发疯

如果能看得懂里面的东西那就太感谢了

 


*

睡觉的人躺着不动,

但他的灵魂却向着天空伸出手,

高声呼喊:“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”

他睡得满脸平静,

似夜晚无人扰乱的夜,

只留下卡在木缝隙间

一粒微小的星,

闪烁着化成水,

蒸发不见。

梦醒之后,

他依旧是人,

过着漫长的生活。


*

两个人各自拥有一座岛,

B小姐爱上了A先生,

想和它一起生活。

A先生惊慌失措,

因为它暗恋B小姐很久了。

于是他们相爱在一起,

当他们要一起结婚生活,

A先...

水自有言

原创,写着玩,只写一半,后面还有一大半,有时间会慢慢补完,算是完成自己一大心愿。


诚儿自幼住乡下,每天上学放学总会经过那条溪,踏上那座桥,再往隔壁村子,走进巷子后再走几户人家,便到了现在的小学。

他挺喜欢那溪流,夏天叫上伙伴,光着膀子下水去游泳。冰凉温润,洗干净身子,

顺便带来孩子们之间独有的快乐和清凉。

过桥的那岸边,会有隔壁村二婶在洗衣服,拿着檀色的木槌子,在青石板上捣衣,一下一下,衣服洗的干净,颜色在溪水倒影,的确是漂亮的风景。


诚儿就住在这特别的水乡江南里。

还没上学时,他路过小学堂的教室,听见清脆朗朗声到:

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……...

一封给自己的年末信

原本是作业
一不小心爆字数写多了,没胆交上去
发在这里留作纪念

愿每个人来年幸福
文见链接↓

https://d.wps.cn/v/8lP8R

点不开走微博

胡言乱语的回忆而已。算是分享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
谢谢把文章看到最后的人

没题目

cp onkm

算是个脑洞吧,靠换行拉长度

不想写出来

一片碎玻璃,没水表没快递

bgm—

http://music.163.com/#/m/song?id=25643354&userid=136502290


文/冷柴


神谷窝在沙发里,闭着眼睛回忆起从前。


屋子空荡荡没有声音。

没有他,也没有猫。


窗外是清晨。

街灯还在渐渐发白的天里微弱地亮着。

他开着窗,初秋空气干燥冰凉。

他睁眼看见白色窗帘纷飞。


他发信息来了,堆积在手机里,全部显示着未读。

不舍得删也不想看。


他开始种花...

悲川曲


文-冷柴

烟雨中的二月江南,他到达这个陌生水乡。
二月里的春风也吹得旅人心寒,他只背简单行囊,并不能多添衣裳。
这时天将暗,船划进出几座桥洞。
可见这的姑娘抱着低矮木盆,蹲在河边捣衣哼歌,有着稚嫩的美。见陌生游人乘船而过,便害羞低头不开口。等行远,又渐听见那唱着诗采薇的歌声传来。

船靠岸,远听见河边萧声清凄,悠悠牵人肠。
「那位是吹萧名家哦。今天能亲耳听其吹萧声,客官您真走运……」
船家对下船的旅人,眯着眼娓道来。
入夜开始吹北风,月也缺,他听出他萧声里的孤单悲凉,那种情感触动人心。心里不禁感叹。

他到这的第二天,刚好遇上这里的花朝节。
街上比昨日来时热闹,到处都是花,可以看见有手艺人推着轮车卖花灯。...

初见的永别


文-冷柴

**※cp onkm,生腐产物,与现实生活中任何人或事物毫无关系※**

他喜欢他的时候,还是普通的日子。
硬要说有特别的,他只记得,那天傍晚天气不太好,乌云飘在头顶。
远处却是明亮的,一半灰一半白。
只是没有下雨。
他在回家路上的便利店门口遇见他。

「啊,晚上好,神谷桑!」
他穿得随意简单,衬着他皮肤白。
有些乱的头发被风吹飞起那么一两撮,鬓角两侧因为汗而听话地贴着头,满脸汗。
「啊,晚上好。在跑步啊……」
神谷从手中的塑料袋里掏出饮料递给他。「给你。」
「啊,谢谢神谷桑!」
「我先走了哦,后天节目见。」
「嗯!神谷桑再见!」
小野举起还没打开的饮料挥手,在他注视下离开。

每个人都会有秘密。
比如今天...

流年

文/冷柴

 

 

01

 

当顶着毒辣的阳光艰难前行,望见那一片绿荫。

停留在阴凉的地方歇息,光透着绿色的缝隙斜漏下来。

茫然地看着,回过神却听见这个夏天第一声蝉鸣,这才抬头寻找声源。

 

渐渐步入夏天,天气一天天地闷热。

手心开始冒汗,连心也开始变得躁动不安。

似乎有什么东西随着空气消散,最终淹没在炎热的蒸汽中。

 

等缓慢移动到教室,打开窗户透气,才感到一丝凉爽。

被微风吹拂着,不自觉的在空荡的教室里犯困。

奇怪着中午教室为什么没有人,渐渐把头低下打盹。

可没过一会,听见有人进来,门口似乎有人说着什么。

接...

© 冷柴柴 / Powered by LOFTER